Hi,欢迎来到机械行业站一站式服务平台 | 机械行业网站

品牌故事·将科技转化为健康传递给千家万户

———————  Brand story · transform technology into health and deliver it to millions of households  ———————

有人觉得干活没那么累了,有人担心失业

日期:2020年06月24日  

 机器 “机器换人”是双刃剑。如果它只为资本服务,那结果就是工人下岗;如果是为工人服务,就能减少工作时间和劳动强度,让工人改善生活。

    木工范贤凯也不讨厌机器,即使是在被机器切断手指后。

    他在东莞一家家具厂当技术工人,其手艺来自父亲,父亲的手艺则是爷爷教的。

    2009年,厂里开始引进机器,祖辈传下来的技能没用了。

    2015年,一台精密推台锯切掉了范贤凯的两根手指。

木工师傅变成普通工人

    刚引进机器时,范贤凯“没什么感受”。让技术工人有点心理不平衡的是,他们的身份从“木工师傅”变为普通工人,工资也变得跟普工差不多。

    “有机器后,人只要打点胶水、钉下钉子,技术的用武之地很少了。”

    但在不久后,普通工人也开始不满起来。引进机器头一年,产量提高了,工人们却罢了一回工。

    “厂里的收益大大提高了,给我们加的钱却很少。”但这次罢工以带头的主管被老板解雇告终。

    更让范贤凯难以接受的是,厂里的领导为提高效率,把精密推台锯的护具拆了。用机器裁木需要两个工人用手按着,“有护具干起活来不方便,影响速度,但可以避免危险。”他和领导提了几次意见都不管用。

    一次,范贤凯正在裁一块9厘米窄的门框,因为木料上有很多又大又硬的结疤,门框在光滑的机器上打滑了。范贤凯一下没按住,门框跳起来打到手,他的手碰到锋利的锯子。

    医院替他接回了两根断指。他拿到十多万元的赔偿,离开工作了9年的厂。没有正规的工厂肯招断指的工人,他只好回湖南老家,帮做小本生意的母亲看店。

    “机器换人是好事。”回忆起受伤的事,范贤凯很平静。一身手艺没了用武之地,他不觉得伤感,被机器锯伤,他也不怨机器。

    他在意的不是机器本身,而是引进机器后企业对待工人的方式。

服务资本还是服务工人

    一个被历史学家视为人和机器关系恶化的经典例子是卢德运动。19世纪初,机器在英国工业得到广泛使用,与此同时,英国失业人数攀升,工资水平不断下滑。

    1811年3月初,诺丁汉郡一批自称是“卢德将军麾下”的工人在夜色中捣毁了一个商人的60多台织机。邻近地区随之纷纷效仿。到1813年,政府处死了17个卢德派成员,并流放7人,议会通过一系列法律严惩毁机罪,卢德运动才被压制下去。

    许多研究者认为运动中的工人出于盲目无知而敌视新技术和新事物。这种观点将机器和工人对立起来——机器化是历史潮流,卢德运动是逆流而行。

    英国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则认为卢德分子的捣毁行为不只是针对机器。他考察卢德运动前后的许多工人捣毁行动,发现其中没有出现任何敌视机器本身的问题,捣毁机器不过是工人维护自身利益的手段。

    “工人对机器的看法很朴素,要么觉得机器换人好,以后干活没那么累了,要么担心被机器换掉会失业。”香港科技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黄瑜说。她从去年9月开始研究东莞“机器换人”问题,采访了60多位工人,和他们交流对“机器换人”的看法。

    “如果机器换人只为资本服务,那结果就是工人下岗;如果是为工人服务,就能减少工作时间和劳动强度,让工人改善生活。”黄瑜认为,“机器换人”是双刃剑,它能让工人的工作更轻松、安全,也可能让工人失业,政府应该注重劳资关系的平衡。

    “很多工人对我说,既然政府补贴机器人应用的企业,能不能也补贴下岗工人或帮助他们重新就业。”


相关标签: